□記者張叢博實習生閆靜文記者白周峰攝影閱讀提示 一種生活的結束,意味著另一種生活的開始。過去十年,鄭州城中村改造,以平均每個月消失一座城中村的速度推進,不遠的將來歷史的車輪就將駛入“後城中村時代”。
  沒了城中村,意味著其代表的低廉生活體系也將告別。這給“鄭漂族”擺出一個難題:留下還是離開。他們的選擇,將左右整座城市的發展。如果離開,用工荒、城市發展活力都將受影響;如果要留下他們,他們的下一個落腳點會在哪兒?
  [租房]
  拆一座村,小區房租漲一片
  鄭州的城中村拆遷改造,“接力棒”在5月份由紅專路經一路口的東韓砦村接過,這裡約2萬住戶,近日被要求在20日前搬走,16日就將停水停電。
  5月12日上午,大河報記者在東韓砦村看到,街道上陸陸續續有拎著大包小包,準備裝車搬家的人。臨街商店里叫賣聲此起彼伏,除去部分已經關門的商店,商鋪都貼滿“流血清倉”、“一件不留”等大字。
  兩個行李箱、一個背包,這是劉俊辰在鄭州全部的家當,為找房他請假兩天仍沒結果,“不是沒有房子,就是已經住滿,遠的地方上班又不方便”。在房東一天三趟登門催促下,劉俊辰決定投靠朋友。劉俊辰老家在濮陽,來鄭州打工3年,在農業路經三路口一家酒店上班,他在東韓砦租住一個標間,每月只需350元。
  李莉一家在東韓砦住了一年多,租的一室一廳每月700元,丈夫走街串巷做家電維修,她在家裡看孩子。得知要拆遷,她剛把孩子送回老家,對比價格後,最後夫妻兩人決定搬往陳寨。“小區太貴了,租不起,陳寨一室一廳每個月才400多塊,可還不知道能住多久,真不行只能離開鄭州。”
  每有一座城中村拆遷,就會導致周邊小區租金上漲。記者走訪東韓砦附近的房產中介,發現小區一室一廳每月就要1800元,兩室一廳更是2600元,儘管如此,租房業務量也明顯增加。
  優房地產經紀人劉先生介紹,自5月以來,求租者增加了一倍,租金也上漲10%左右。“城中村容量很大,每次拆遷都有大量的人要尋找新的住處。”
  [買房]
  部分“鄭漂族”購買小戶型當“房奴”
  由於小區上漲的房租逼近買房月供,“咬緊牙關”買個小戶型房子成了部分“鄭漂族”的選擇。
  昨天上午,記者在經一路點石房產看到,牆壁上貼著不少一室一廳小戶型的房源信息。其工作人員介紹,“現在在小區租房,一室一廳裝修好一點,房租得兩千,租金比買房月供還多。所以很多年輕人選擇購買小戶型。”
  28歲的苗恆老家在南陽,在城中村住了五年,住過的祥營村、西環卧龍崗、常寨均已拆除,自嘲“住哪兒拆哪兒”,他根據個人經歷及觀察,將蟻族生活寫成《畢業以後一起買房》一書出版。今年3月,他利用稿費和借的錢,在東風路一處樓盤買了套40平米的一室一廳小戶型,如今他過著“雙租生活”,一邊租住閆莊城中村,一邊將新房出租,用賺得的差價償還外債。“我就是被拆遷逼出來的房奴典型,雖然壓力大,但一塊石頭落地了,漂泊感少了很多。”苗恆說。
  城中村拆遷,會否推動小戶型熱?搜房網新房部主編王明楠表示,目前鄭州約300個樓盤中,有小戶型的樓盤約有30個,近一兩年不少新樓盤推出小戶型,總價不高,除去首付外,月供也就一兩千元,與繁華路段房租持平。“城中村拆遷後,一些有條件的年輕人會考慮買小戶型,對小戶型有驅動作用。”
  [公租房]
  張開“懷抱”難容納龐大流動人口
  小區房租連年漲,又沒錢買新房,很多人寄希望於價格低廉的公租房。近幾年,公租房申請門檻也一再放寬,目前鄭州所有人只要住房確實存在困難,即可申請。
  2013年以來,鄭州市區累計受理公共租賃住房申請6075戶。今年,鄭州在商品房小區、經適房小區內配建的公租房,將面向社會輪候供應,預計房源數量有四五千套。
  鄭州市保障性住房辦公室相關負責人表示,鄭州市還將嘗試把成規模、符合條件的村民安置多餘房源納入公租房管理。鄭州市還將在快速公交、地鐵沿線,啟動大型複合型社區用地儲備工作,擬建設包括公租房和限價商品房、普通商品房的大型複合型社區。
  不過,和公租房數字相比,龐大的流動人口若從城中村逃離,公租房的“懷抱”並不足夠接納。省社科院在今年2月發佈的數據顯示,截至2013年9月,鄭州市區流動人口達340萬,且每年以25%的速度遞增,城區人口密度僅次於廣州,居全國第二。他們中不少便是在城中村生活,以陳寨為例,面積僅有0.618平方公里,流動人口就有13.2萬多人。
  記者在東韓砦採訪時,一些做小生意的外來務工人員稱公租房“看得見摸不著”,他們月收入比申請公租房條件稍高,可租住小區賺錢就剩下不多。
  [建議]
  為留住人才,政府可發放“租房補貼”
  “城中村的大規模拆遷改造,造成了很多‘鄭漂一族’居無定所,一些有才能的高校畢業生迫於居住條件和生活壓力,不得不離開鄭州,這對城市的發展是很不利的。”河南財經政法大學城市發展研究中心主任、教授劉社說。
  記者查詢發現,在城中村改造中,為留住人才,不少地方都進行了嘗試,主要有發放租房補貼、建設畢業生公寓兩種做法。以無錫為例,凡是與當地企業簽訂勞動合同併在外租房的大學生,均可申請領取租房補貼,標準為博士每月800元、碩士600元、學士500元,連續領取期限暫定為2年。此外,中山市計劃為新入職高校畢業生建“人才公寓”,屆時將以“租補分離”的方式進行補貼。
  劉社建議,鄭州可借鑒其他城市經驗,對高校畢業生採取租房補貼,“留住高素質人才就保證了城市發展活力,從城市長遠發展看,這項措施值得推行”。
  記者手記
  自4月2日至今,“城中之村鄭漂驛站”系列報道已與讀者如約相見12次,到了暫時說再見的時候。
  一次次見面中,我們認識了為留住林山寨的童年記憶,編纂村史的六旬老人郭桂蘭;從住城中村替人打工,到自己開起大盤雞飯店的創業者範耀輝;還有半輩子都在借錢、蓋房、收房租的西韓砦村房東許華一家等。約會的“宴席”上,我們回味著城中村留在舌尖上的記憶,煎餅果子、手抓餅、豬肝米線、肚絲湯,談論著在城中村收穫的愛情和友誼。
  對於包羅萬象的城中村,這次報道只勾勒出簡單輪廓,它更像是一把起子,打開埋藏在讀者心頭陳年的酒罐。黃家庵、燕莊、小李莊、西韓砦、劉莊、林山寨……這些已經或正在消失的城中村名字,在報道中一齣現,讀者會“突然間想聊聊那個村子,用我的心”,近百封文字、圖片郵件發來,回味城中村的幸福、心酸、淚水,“那種感受,待過的人才懂”。
  “鄭漂族”的生活還將繼續,他們每個人都有一段獨家珍藏的影片,也許還會在以後的某個日子里“倒帶”,喚醒“最初的夢想”。揮手一別後,帶著記憶的行囊出發吧,不管下一站在哪兒,都不要因為走得太遠,忘記我們為什麼出發。  (原標題:沒了城中村拿什麼留住“鄭漂族”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e01aeswxj 的頭像
ae01aeswxj

碧昂絲-諾爾斯

ae01aeswx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